兰筹___

尊礼癌|全职喻文州中心|CP杂食系

[叶喻]Wildest Dreams

第一篇叶喻!!题目和梗来自二老婆的歌x

▲演员paro
▲私设突破天际
▲强行HE

▲隐魏果

▲大概ooc...

chapter1

      其实当一开始听到电影的取景是在非洲主题公园时,叶修的内心是拒绝的。一想到要和非洲象、狮子啥的野生动物合拍冒险片,他就满满的不乐意。

      但他最终还是接下了这部叫《野梦》的电影,因为他得知了跟他搭档这部戏的另一个男主角是喻文州。

      晚他三年出道的喻文州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好人缘,在公众面前也谦逊有礼,人气也一直居高不下。叶修出道十年,虽以行动神秘,极少在日常中出现在公众面前闻名,但对后辈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的。喻文州在圈内的好人品他早有耳闻,先前也有看过他的剪辑,演技也是无可挑剔。但喻文州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那次,是在一次全国性的电影节中。

       那是喻文州与同期出道的好友黄少天第二次斩获金奖,那也是叶修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本人。当天的电影节最抢眼的莫过于他俩,一个温润如玉,一个开朗话唠,虽风格迥异,但都展示出了他们的处事不惊。

       相比来说,那年的叶修就有些惨淡了。与老搭档苏沐橙的电影只获季军,落后一名于同是新秀的王杰希。那天的记者几乎都没怎么往他那里走,也算是应了叶修的意。在后台的时候,偶然碰到刚领完奖的喻文州。刚在奇怪怎么没见那个聒噪的黄少天,对方的手倒是先伸出来,一对桃花眼勾出好看的弧线,温温软软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叶神好”。

       这一声可真是彻底地苏到叶修骨子里了。

       他有点恍惚,但好歹那时的他也是出道七年的老鸟了,马上就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伸手回握了喻文州的手,“文州是吧?恭喜啊。”

       自那之后叶修就没怎么正面见过喻文州,秉承了他出道以来一贯不爱出席公众活动的风格。

       虽然只匆匆见过几面,但叶修觉得喻文州这个人不是一般的有意思,不论是演技方面还是社会生活方面。所以当他知道另一位男主是喻文州时,倒也算是爽快地接下了这部电影。

chapter2

       拍摄地是在东南亚的一个非洲主题公园。由于是个小国家,加之主题公园也不是人气太旺,设备什么的都只是勉勉强强跟得上,但好在人少,给拍摄组减轻了不少麻烦。

       叶修和喻文州到了拍摄地也没对这环境有什么意见,休息了一夜后就开始工作。

       在飞机上的时候,叶修是和喻文州邻座的。俩人交流了一路,但都是不痛不痒地讨论剧情与技巧。叶修也是趁着机会仔仔细细把喻文州看了个遍。

       这也太清秀了吧。他如是想。再加上谦逊有礼与绅士特性,不奇怪为什么现在这么多小姑娘喜欢喻文州了。

       《野梦》的剧情是一对同为科学家的好友为了遏制本国突然肆虐的一种恶性疾病带着团队到非洲寻找多类珍贵植物,却碰上因环境污染而中毒发疯的多种致命动物对他们展开攻击,最终重重冒险仅活下来了两位主人公。从剧情来说虽然有些老套,但终归还是在技术以及主题上有了新意,这也是叶修和喻文州同时看上这部戏的原因。

       上完妆后摄影工作立刻进行。拍到一半却发现取景地的灌木丛过于密集,不便于向下进行。这是大家开始都没料到的失误。导演魏琛是叶修和喻文州的熟人了,在他们面前也不避讳,直接训起了员工。

       看着员工被魏琛训得也是可怜,叶修难得没有开启嘲讽技能,拍拍魏琛肩膀,“算了呗老魏,就一会的事儿,调整一下就行了,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旁边的喻文州调笑着说:“不如一叶之秋放个伏龙翔天吧,分分钟解决。”

       一叶知秋是叶修在他的成名作中扮演的人物,当年火遍大江南北。叶修有点惊讶的是喻文州竟然连招式都记得清清楚楚。

       “心真脏啊文州大大。”叶修在他面前没怎么能调侃起来。

       “去去去老叶你一边玩儿去,这是态度问题,工作就该认真到底。”魏琛丝毫不领叶修的情。“还有文州,你怎么也跟他一块掺和啊,小心被他拉低下限。”说完就扭过头继续训斥员工。

       “现在像魏导这么一丝不苟的导演真的不多见了。”退到一边的喻文州和旁边的叶修感叹。

       “别被他的言语蒙蔽了,其实他没下限着呢。”叶修也毫不领情地拆魏琛的台。“你信吗,如果陈果在这的话他保准又是另一副德行。”

       喻文州偏过头看着叶修笑,“到底是谁心脏啊叶神。”

       “其实都一样。”叶修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看着喻文州。

chapter3

       “如果最后逃出去,你还会记得我吗。”科学家YU对可能面临生离死别的科学家YE说。

       “一定。”

       “不行不行,这点重来。老叶你的‘一定要说的深情有力点啊!!”魏琛在一旁指着叶修叫唤。

       “得,我再来一遍。”

       “算了吧,本来想这点一次收工的才放到现在拍,刚好天都要黑了,明天吧,今天就先这样,”魏琛摊手,“喏,也开始飘雨了,只能等明天了。”他指了指天空。

       “成,那就先走。”

       当晚魏琛难得没有让大家吃盒饭,带上制作组一大堆人浩浩荡荡地去下馆子。

       “老叶你真不去啊?”魏琛临行前又问了一遍已经拒绝过他一遍的叶修。

       “不去啊,你现在怎么这么啰嗦,陈果都比你精干。”第二次拒绝时他附赠了一句垃圾话。“文州不也不去吗。”叶修偏头看了看十米开外正在笔记本上写什么的喻文州。

       “靠!那是她跟我学的好吗!老夫现在不是关心你吗!”魏琛咆哮,“得,文州也不去,你俩趁机赶紧交流交流这戏吧,明天一次过。”

       “行吧那你们赶快去。”叶修一挥手朝着喻文州的方向走过去,留给魏琛一个很是欠揍的背影。

       “文州写什么呢这么投入,饭都不吃?”叶修绕到他身后来了一句。

       “就是记记技巧”自然地合上笔记本,喻文州回头望着叶修笑,“叶神不也没去?”

       “要喝杯咖啡吗?”叶修就这么转移了话题,摇摇手中刚买的咖啡。

       “那就有劳了。”喻文州报以叶修招牌微笑。

       制作组住的地方有点简陋。但毕竟是小国家,也不能苛求什么,当时考虑这里是因为环境。叶修和喻文州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手中浓郁的咖啡香气已经弥漫着整个房间。

       电影已经开拍两个多月,接近尾声,叶修越了解喻文州,就越是觉得这个人心脏无比,但又偏偏有一副绝世好少年的极具欺骗性的外表。他有种特殊的感觉,每次看到喻文州都想多说点什么,但喉咙里就像卡了块糖,什么都说不出来。电影开拍这么久,还是第一次两人单独坐着。两人都望着窗外,谜之沉默。

       最后还是喻文州先开的腔。“我听说,叶神这部片子是收官之作?”

       叶修也没回头,看着窗外低矮的灌木,隔着窗户也能听见雨滴打在上面沙沙的声音。“是啊,都出来十年了,让父母整整担心了十年,回去做个普通人也好。”

       叶修十五岁就成名,少年得志,却一点都不稚嫩。各类奖项拿到手软,粉丝也铺天盖地,但这十年却没跟父母说过一句话。叶修的双胞胎弟弟叶秋跟他还有联系,叶秋继承了家里公司,物质生活一直都没话说。但家里二老就是对叶修放不下心,叶秋也一直拿这事儿找叶修争论,一点儿都不怜悯叶修这十年白手起家。

       当然兄弟感情还是好的,叶修也不可能打算在外面浪一辈子。十年了,也该回去了,他想。

       “是啊,毕竟家里有着二老呢嘛。我这一把老骨头了,不回去就晚了。”叶修像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喻文州哑然失笑,抿了一口的咖啡差点喷出来,“我记得你今年好像才25吧叶神?”25岁,对演艺圈的人来说真的是太年轻了。

       叶修一副“怪我咯”的表情,但眼神很是坚决,“叶秋的担子也很重,总不能让他一个人担着。”

       “以后就不回来了?”

       “很有可能。”

       喻文州放下咖啡,定定地看着他。“你还会记得我吗。”

       叶修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么认真啊文州大大,宝贵的休息时间用来对戏。不对呢吧,前半句怎么没加上?”

       “好吧我的疏忽,这不也是想助你完成收官之作嘛,”喻文州笑着回他。“如果最后逃出去,你还会记得我吗。”

       “一定。”叶修觉得这次自己回的真的特别深情。

chapter4

       叶修真的特别好奇喻文州的笔记本里到底记了些什么。

       从电影开拍的那一天开始,叶修每天都能看到喻文州抽出时间在他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的。每当叶修想从喻文州背后一探究竟的时候,喻文州每次都万分自然地把笔记本合上,一板一眼地跟叶修说话。

       终于有一天傍晚,那是电影拍摄进入尾声的时候了,喻文州去跟魏琛讨论剧情,于是这时在休息室内,叶修遇到了桌子上一只落单的喻文州笔记本。

       把头探出窗外确认喻文州正在和魏琛讨论得热火朝天,看了看四下无人的叶修对笔记本下了手。

       翻开第一页叶修就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里面全是叶修,一叶之秋时候的叶修。十年前的明星贴画,报纸上的照片,杂志上的照片……贴满了一整页,空白的地方还会有记载照片的日期,或者是叶修的忠实粉都知道的叶修的某一时期等等。后面的页面无一不是如此。

       像是最近这几天记的零零散散有一些叶修的近期作品照,文字部分增多,记了和叶修合作时的技巧。

       还有字的最后一页是一张拍立得照片贴在上面。叶修记得,这是前几天制作组的小哥为了试试新买的拍立得给叶修和喻文州拍的合照,没想到竟被喻文州要了过来。

       那张照片的下面写了几行英文,花体写的,就跟打印的似的。

       Say you'll remember me

       Say you'll see me again

       Even just in your Wildest Dreams.

       叶修十年前跑出来,虽然文化课成绩不是很高,但这种简单句终究还是看得懂的,就是Wildest Dreams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野梦》的英文名是《The Wildest Dream》,叶修看不懂为什么喻文州写成复数的意图。

       看不懂,就愈发地觉得这人心脏,自己的笔记本还写的这么含蓄。但是前面的内容叶修可不迷糊,现在的他心里就跟明镜似的。

       到底还是偏远地区,灯突然就暗了。然后就听到外面魏琛的嚎叫,停电了,貌似是保险丝烧坏了。

       本来就昏暗的休息间更黑了,只有窗户透进来外面零零碎碎的月光能照亮可怜的一小部分空间。

       叶修没想到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进来,在走向他的过程中还撞到了一把木椅,发出一声吃痛的轻叹。

       声音好熟。叶修试探着问了一句,“文州?”

       “叶神?”来人也试探性问了一句,顺着微弱的光走到叶修面前似乎是跑过来的样子,口中还喘着气,“你看到我的……笔记本了吗?”

       叶修不会对喻文州撒谎,他不相信喻文州看不出来。于是借着光扬扬手里的笔记本,“这个?”

       他看到喻文州明显的一愣,几秒钟之后试探着问他,“都看过了?”

       叶修也不避讳,其实没下限这一功力他也不逊于被他嘲讽过的魏琛,“看过了。”

       “所以叶神怎么想的?”喻文州这时收起微笑,无比认真地看着他。

       “你看外面好像来电了。”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指着窗外就这么虚晃一枪。

       但喻文州并没有着他的道,依旧面不改色地看着他。

       “啧,这么不配合啊。”叶修改变了他的原计划。

       接下来的事是喻文州没有料到的。本想静静等着这人答复,却被人一把带到怀里,接着嘴唇就被堵住了。

       舌头扫过怀中人的皓齿,一点一点带着喻文州的舌头享受这难得的一刻,叶修有点贪婪地汲取喻文州口中的密津。呼吸越来越急促,喻文州明显是在这种事上青涩些许。叶修在感觉喻文州快要窒息的那一刻放开了他,喻文州脑子有点糊,顺势就抵在叶修怀里调整呼吸,嘴角还残余着来不及吞咽的银丝。

       叶修也顺势搂住他的腰,低声说:“我在想我回去给父母带个儿媳妇他们会不会很高兴。”

       喻文州也差不多缓过来了,眼睛里带着抑制不住的欣喜看着叶修。叶修也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可以啊你小心脏,说吧,什么时候开始暗恋哥的。”

       “一叶之秋的时候。”喻文州认认真真回答他,声音有点哑。

chapter5

       “又见面了。”科学家YE看着同样狼狈,刚脱离危险科学家YU笑着说。

       “一起回去?”

       “走。”

       “好了!收工!”魏琛异常开心地喊。

       距那个停电的夜晚两个星期后,《野梦》正式杀青。

       “回国了直接回家?”魏琛拍了拍叶修的肩,看着叶修早就收拾好的大包小包的行李。

       “是啊,我都十年没见我们家老头和我们家小点儿了。”叶修低头看着手机划拉着什么。

       “啧啧,就这么空着手回去?太没下限了,真是不孝啊。”魏琛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谁跟你说我要空手回去了?”叶修不理他,径直朝着正在卸妆的喻文州走过去,“喻文州同志,准备好跟我一起北京七日游了吗?”叶修趁他低头洗脸的时候在他旁边来了这么一句,“票都定好了。”

       “当然。”喻文州脸上挂着水珠,眼睛晶晶亮地对叶修笑。

——————————Fin——————————

一个小后记.

       几个月后,《野梦》上映,并取得广泛的好评。又过了几个月,年度电影节金奖揭晓,《野梦》摘得桂冠。

       领完奖的那天晚上,叶修一进房间就反锁了房门,结结实实给了喻文州一个壁咚,急不可耐地咬上他的嘴唇。

       “问你个问题呗,叶神?”喻文州含含糊糊地来了一句。

       “啥?”

       “你知道Wildest Dreams是什么意思吗?”

       “不可能实现的,做梦都想不到的,习语。”叶修回答的无比流利。

       “唉?查过了?我还以为你会说最狂野的梦。”

       “其实都差不多,无所谓。”叶修舔了舔喻文州软软糯糯的嘴唇,辗转到他耳边说,“不管是最狂野的梦还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最后我都拐到了一只喻文州。”说完就横抱着喻文州朝床走去。

       喻文州在心里暗暗吐槽,明明是我拐的你。笔记本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才不会随随便便地放桌子上。

       喻文州不知道的是,叶修从电影开拍的那天起,就已经开始在找个合适的时机拉电闸了。

————————Real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_(:_」∠)_